第7章 你不是夏兒,你是誰

發布時間:2016-09-04 17:14:49|字數:1622

他步伐極大極快,足見剛剛這軍情有多重要。一路紅色燈籠延綿,照亮他腳下漢白玉鋪就的路,是他特別為端貴妃所修,玉上雕有衛國風土人情,紅光在白玉上染出團團艷麗,慕容烈的腳步卻突然停了,顏千夏一行人也只有跟著他停下來。

“太兵娘娘,若夏國國君駕崩,你認為誰最有可能為帝?”

慕容烈轉過身來,盯著顏千夏的眼睛低聲問道。

“???”顏千夏一怔,她已有月余未得夏國的消息,難道顏千夏的哥哥也死了?

“是七王爺,還是九王爺?”慕容烈追問。

“我怎么知道?!?顏千夏沒好氣地答了一句,揮了袖,帶著人就要往岔路上走。

此時她心里極忐忑,據說在夏國皇族之中,只有夏帝和公主感情好,夏國若宮變,老太后不知道又要找她什么麻煩,到時候還有誰可以給她撐腰?

“站住?!蹦饺萘业秃纫宦?,語氣十分嚴厲冷漠。隨著他一揮手,隨從紛紛退下去。

顏千夏轉過身,懊惱地看向他,“皇帝到底想干什么?”

“大婚當晚到底發生過什么?”他緩步上前來,伸手掐住了顏千夏的下頜,緊盯著她的靈動的雙眸壓低了聲音,“你不是顏千夏,否則你怎么可能還是處|子!”

“放手,皇帝,你太沒規矩了,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?!鳖伹谋凰貌坏貌簧扉L了脖頸,臉漸漸漲紅起來,說話也有些艱難苦澀,“我聽不懂你說什么,你放開我?!?

“聽不懂?朕會想辦法讓你記得,不過,朕先得弄明白一件事,你到底是誰?”

慕容烈眼底光芒陡然一斂,伸手就把她揉進了懷里,一樣的身子,一樣的容顏,不一樣的是這雙眼睛里泛出的靈波,以及怪異的行為。

顏千夏腳下一輕,人就落進了他的懷里,慕容烈自小習武,更是戰功顯赦,騎射武功一流,此時從側道上踢踏跑來一匹通體血紅的大馬,顏千夏再沒見識,也識得這是汗血寶馬。

他把她往馬背上丟,那馬便嘶鳴一聲,往前狂奔而去,顏千夏的心臟五腑就在那一刻被嚇得僵住了,尖叫也堵在喉中,只知道雙手緊揪住了馬兒的鬃毛,死死地趴在它的身上。

這馬太強悍了,風兒呼呼地在耳畔狂嘯,兩側宮殿像錄相快進一般退去,地上的紅光越來越暗,接著,馬兒就奔向了皇宮后的獵場,那里有慕容烈放養的猛獸……

顏千夏什么都不敢想,只知死命抓緊,就當她的身子快被顛下摔得粉碎時,身后突然就有一個身子貼上來,一雙大手用力將她攬進了懷里,頓時又有種天眩地轉的感覺涌了上來。

“慕容烈,你想殺了哀家么?”她緩過氣來,氣急敗壞的扭頭就吼。

“小夏兒,不要這么兇?!彼氖志o緊地環著她的腰,貼著她的耳畔,滾燙的呼吸鉆進她的耳中,可顏千夏分明感覺到了一陣冷意。

池映梓說過,七星成陣,暴君降世。就在這三年內,一定會有個君王統一七國。

慕容烈,會是他么?

馬蹄聲聲,踏破夜色,他專挑了僻靜的地方,不多會兒就繞到了帝宮后的淚竹林后。

月色籠罩在小亭之上,一汪晶瑩小泉正汩汩歌唱。

“下來?!彼S下馬,把她從馬背上拉下。

“說吧,你是誰?”他轉過身來,緊盯著她的眼睛。

顏千夏沉默了一會兒,干脆仰頭迎上他的目光,緩緩地說道:“你的顏千夏早死了,我只是占據她身體的一縷魂,說干脆點,我就是個鬼,你若不怕,便繼續睡著,只是自己警醒點,小心我夜里吃了你的魂,吸干你的精血?!?

顏千夏說著,故意有舌尖舔了舔唇瓣,這眼神,看他像看一塊烤肉。

慕容烈這微瞇了下眼睛,那雙眸子里分明燃著熊熊火光,他冷笑幾聲,沉聲道:“夏兒,你真是越來越有趣,一縷魂?”

他伸手一拉,顏千夏就跌進了他的懷里,正在她嚇得不輕時,又聽他繼續說道:“你要吸朕的精血,朕喂你就是?!?

他一面說,一面在她柔軟的腰肢上掐了一把。

“慕容烈,要殺要剮你痛快點兒,少來這套?!鳖伹膼懒?,一掌拍開他的手背。

“好大的脾氣?!蹦饺萘依湫σ宦?,手掌緊握住她的腰,“朕怎么舍得你死?你死了,朕帶誰回夏國去?”

“回夏國?”顏千夏一怔,隨即眼中一亮,她能逃了!

“高興?”慕容烈分明感受到了她的興奮勁兒,她纖瘦的背有些繃直,鼻尖微微冒汗,心跳的速度這樣快!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穿越架空小說《暴君寵妃無度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636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636/215488 閱讀此章節;

手机彩票网哪个最好 《股票分析指标大全》 河南体彩11远5开奖结果 股票的基础知识入门 体彩黑龙江十一选五计划 000510股票分析 四川金七乐走势图 云南白药股票分析报告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今天 天津快乐十分专家预测 中国福利彩票彩民论坛